重庆育路网网络教育
微信
微信二维码
咨询 023-62613882

网络教育

一直挥之不去的自考梦

来源:重庆大学网络教育学院时间:2018-03-28

  1998年那年我16岁,正好初中毕业,尽管我的中考分数已经可以使我去上当地最好的高中了,但我仍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填报了去读一所中专学校的志愿,并最终如愿以偿,被湖北省水利学校水力发电专业录取。

一直挥之不去的自考梦

  我之所以这样选择,一方面,是因为父母年事已高,我是父母中年得子,我初中毕业时,父母均已年届60岁,如果我再读几年3年高中、4年大学,意味着他们至少还要再供我读七年书,而家里哥哥、姐姐们均已分家另过,我不想再给父母他们增加负担。另一方面,当时农村孩子考上中专,国家包分配工作,就意味着脱离农村,从此成为公家人。因此,这在纯朴的家乡人眼里,不管考上中专、大专,这都算山窝里飞出金凤凰,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和荣耀的事情。

  我记得录取通知书送到卜家河村的时候,一般信件都是邮寄到村干部家里,由村干部代转,但当时村里的干部只知道我的乳名,而不知道我的大名,看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村里的干部还将全村正在上初中的学生全部过滤了一遍,还一时确定不下来。正好本家门的堂兄金堂哥在村里任职会计,闻知此事,我金堂哥也不知我的大名,但他对村干部说,这肯定是我大爹家老六的通知书,于是,村干部就把录取通知书交给我金堂哥带回来。

  我金堂哥还没走到我家门前的稻场,老远就大声对我父亲喊道,“大爹,恭喜你了,老六被武汉的大学录取了。”我金堂哥尽管词不达意,对我究竟考上的是什么学校表述不够准确,但我一向稳重的父亲那天却显得很激动,他捧着这薄薄的一纸通知书,像捧着一块沉重的金子,小心翼翼地捏摸观瞻,生怕磕着碰着或掉到地上了。他对比他小许多年龄的金堂哥也分外客气,好像这纸通知书不是我自己考得的,而是我金堂哥破例恩赐给我颁发的,不停的给他敬烟倒水。我金堂哥也兴高采烈,高门大嗓地说,“我就肯定说是我大爹家的老六的通知书,村里干部还磨叽个半天。”我金堂哥左耳夹一支烟,右耳又夹一支烟,左手捏一支烟,右手还点燃一支烟。我父亲又给他递一支烟,我金堂哥一边说,已经有了,一边又夹到左手缝里。我金堂哥那一刻应该特自豪,他俨然成为我们家的功臣,像这样这种恣意享受的时机也是不可多得的。我金堂哥感慨地说,“大爹,你中年又得一子,也不枉你养育一场,这小子还是挺争气嘛。”我金堂哥大大咧咧,一不小心戳准我父亲的泪点,我父亲眼睛有点发涩,不得不用手背揩了揩眼角。

  许多年以来,我经常很享受地回忆父亲和金堂哥以上对话的这样一个场景,我觉得作为儿女不一定要成为父母所期望生活的那个人,但一定要成为有责任带给父母快乐的那个人,或者要成为父母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那个人。也许你可能没有别人做得更好,但如果某一时刻只要你带给父母快乐了,那么,这一刻于你而言将煜煜生辉、或镌刻永生。

  所以当时考中专学校成为许多家境并不宽裕的农家子弟最切实际的选择,我也未能例外。我在湖北省水利中专学校又读了四年书,然后被分配到一座县级城市丹江口市从事水电工作。看起来,似乎一切都极为顺利。但是,也有一段时间我感到有些失落,让我始终感到遗憾是今生无缘高考。由于中专毕业后一直在偏远山村里架设高压线路,对外部环境和教育考试知识信息量关注不够,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还以为今生再没有机会通过其他方式获得一次重新读大学的机会。

  后来,大约是在参加工作一年后的10月份,单位有一个同事非让我代替他一个亲戚参加成人高考的语文答题。说实话,我那时中学语文知识都忘得差不多了,而且我也从没有参加高考的经验,再加上替人考试我感到是一件颇不妥当的事情,我内心里一直深为抵触。但禁不住同事的苦苦相求,同事说就算你全忘记了也比他这个白痴一样的亲戚强,再说了,考试那么多人参加,有哪个真的会有功夫去查验你一个考生身份的真假。在同事的反复劝说下,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进考场。结果,我仅仅只把要代替的那个考生的名字写在试卷上,还没开始正式做题。也许是我显得过于紧张,也许是我与那个被替考的考生照片上的相貌差距过大,也许是监考老师的严格认真,反正我很快就被监考老师发现撵出了考场。

  这使我既羞愧又庆幸。我羞愧的是明知是错事,还要没有原则立场的代人受过。庆幸的是被监考老师及时发现,没有犯错太深。另外,我由于没有进行系统复习,对参加考试确实心里没底,我想即便是监考老师没有发现,万一考砸了岂不在同事面前更为难堪。现在终于被撵出了考场,倒让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也算终于可以对同事有个交待了,“唉,不是我不愿帮忙,实在是监考老师太严了。”至于后来我那个同事的亲戚是否被取消了考试资格,我也实在懒得过问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那年月,估计该考生当次考试的全部成绩应该做废了,据说还有停止报考资格三年的这一说法。

  但经此一役,我也算接受了一次洗礼,对参加工作后的在职人员的再次学历教育有了初步认识。除了那些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教育的毕业生外,对于因种种原因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各类社会人员,包括像我们这样因没有参加高考直接上中专学校的学生,还可以通过参加函授、电大、职大、夜学、成人教育或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认可的其他类型教育取得国家承认的大专以上学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俗称“五大生”。但我粗略一算,我那时刚参加工作见习期时每月工资才96.50元,一年后转正每月才150多元,如果我参加“严进宽出”的成人高考读函授大专的话,仅一年学费就得一千多元,想想连温饱就还没解决,还奢谈什么再上什么成人大学。于是,我对当时参加在职学历教育有多少途径也没有进行过深研究,就继续一头扎进深山里架设高压电线了。

  两年后,丹江口市农村电气化普及后,我又调到丹江右岸郊区一个偏僻的水电站工作,待电站建设走上正轨后,没承想已中专毕业四年时间。斗转星移,回眸一看,周边朋友有很多已取得了大专学历,没有取得文凭的朋友也已开始有所行动。而且,我也才发现,市里录用干部政策开始变活动了,每隔几年都要拿几个名额出来公开选拔,但报名条件却很苛刻,不是要求是市直单位中层以上干部,就是要求必须大专以上学历才有资格报名。想想自己作为水电局下设二级企业单位的一名技术员,仅仅是个中专学历,过去曾经有过的一点优越感也早已消失殆尽了。

  于是我决定报名参加成人高考,但后来经过与周边朋友交流,我才发现其实有一类学历教育——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与函大、电大、职大的的“严进宽出”具有无与伦比的优越性,考生既不受年龄、地域和原有教育程度的限制,又不需要入学考试,而且当时每门课的报名费只要15元,读一个专科大约15门课程,读一个专科大约19门课程。每门课程进行一次性考试,课程考试合格后,发给单科合格证,不及格者,可参加下一次该科目的考试。专科一般3-4年,本科4-5年就可学完全部课程,300元左右就可拿下一个文凭。可以说,参加自学考试简直是寒门学子的福音,但唯一的难点就是“宽进严出”,参加这种考试平时没有人辅导,你也可以不买书,只是在每年春秋两季参加考试过关即可,因此,考生要有较强的自学能力和毅力。我有个同事参加汉语言文学的专业的专科自学考试竟然因为古代汉语这门课程始终考不及格而拖了九年时间,最后还是因为这门课而被迫放弃毕业。

  自从得知有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后,我就毅然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选择了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专科段的自学考试,就这样开始了我的自考之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从1996年24岁参加自学考试,竟然一直考到2007年我37岁结束,前后历时达13年。13年来,除了我原来所读的水电中专文凭外,我先后又取得了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专科文凭,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文凭,武汉大学《法律》专业本科文凭,与此同时,我还一举通过了全国司法考试。

  这与我当初报名参加自学考试为了混张文凭的初衷已相去甚远。学到后来,我有时候感觉这像是命运的安排,有时候又感觉像是自考的必然。1999年,在历经3年自考我终于取得了湖北大学专科毕业时,我说,该歇歇了。谁知道,2000年,我又被借调到组织部,没想到组织部里基本都是大专以上学历,还有许多新分来的大学生个个都是本科毕业。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落伍,也感觉到知识不够用,那就接着学本科吧。赶着本科快学完了,结果又调到检察院工作了,院里领导提倡全院干警都要具有法律本科文凭,最好能通过司法考试。没办法,因为压根不懂法律,只好从头开始,又接着参加法律本科自考。虽然我参加自学考试没有像那些参加普通高考的学子们一样紧张地三更鸡,五更鼓,但我也没有出现过一日暴,十日寒随性而为的情况。在没有耽搁工作的前提下,我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学习兴趣,这不仅使我尝到了读书的乐趣,也使我所学的知识进一步体系化,可以说这对我后来工作能力的提升无不裨益。

  13年里,丹江口市教育局成人教育科先后换了3任科长,其中还有一位副科长提升为科长了,但他们都成了我的好朋友。我到教育局报考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时,有一位科长以为我还在考专科,他说,你学习挺扎实的,你应该早过了,咋还在考呢?我说,我又报考汉语言文学本科了。我报考武汉大学法律本科时,另一位科长说,你已经考了10年了,应该可以毕业了吧?我说,我又调换单位了,所以还得考。还有一位科长说,我们成人教育科也算培养了很多人才,但像你这样一连考了13年的可没有,我们决定向教育局领导打报告,表扬你为全市自考明星。我阻拦道,别闹笑话,自考有个啥了不得的,不值得宣扬。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最后这个表彰决定不了了之。但不管怎样,在丹江的自考圈里,我感觉自己收获还是蛮多的,不仅学习了知识,提升了能力,也收获了友谊。我到武汉去参加法律论文答辩时,有多名素昧平生的考友打来电话,说要结伴同行。我说,你咋知道我要去参加答辩,他说,今年市里参加法律自考的哪个不知道你。我说,好吧。就这样,那一年我们参加答辩的8个考友全部与我约到一起浩浩荡荡赶赴武汉,又一起浩浩荡荡凯旋而归。

  我很庆幸在我经济最为窘迫的岁月里,有了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这样一类进修求学的途径,这使我能够做到能不花钱就不花,能少花钱就少花。除了每门课必须化费的15元报名费外(后来涨到了30元)。所有需要自学的考试书藉我能够向考友借到的,我一般都不买。我粗略计算了一下,我取得三个文凭花费的所有费用,包括报名费,参加答辩的车票和食宿费,合计起来一共不到3000元。而且我后来才知道,通过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所取得的文凭在五大类生中是含金量最高的。在我拿着武汉大学本科毕业证去领取司法考试证书时,我才发现武汉大学为我颁发的毕业证书与那些扩招录取而后在武汉大学脱产在读四年的学生们所取得的毕业证书没有任何区别。这让我内心里深深地感到温暖和自豪。

  而今,随着高校的扩招,现在的大学入学门槛降低,高等教育已经全面普及了。成人教育已逐步历史舞台。也许现在很多参加高考的朋友们已很难体会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参加成人高考或者高等自学考试的心境了。但是,任何一种学习形式,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学以致用。因此,在汲取知识的这一点上,不论采取什么形式,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可以说都是殊途同归。而今回想所走过的青春岁月,我由衷的感慨:十年一觉自考梦,不知又到一新春。可以说,在我人生最美好青春年华的13年里,让我能够沉下心来孜孜不倦地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留下了一行执着而坚实的足迹,从而也让我的人生变得的厚重而充实,励志而芬芳。

分享到:

网络教育咨询报名

学生姓名:
性别:
联系电话:
籍贯:
出生年月:
意向专业:
QQ微信:
备注信息:

育路帮您择校调剂
《隐私保障》

热点资讯
    返回顶部